邮箱/手机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动漫产信息和研究
《动画赏:与梦想合影》自序

编者按:

本文系笔者即将出版的新书《动画赏:与梦想合影》的自序。该书是笔者首本动画影评集,将汇集笔者2009-2017年间撰写的动画影评80余篇。图片形象由严毅设计。


有时候,真的拿不准自己到底擅不擅长坚持。比如,说好了为了减肥晚上不吃饭,可是隔三差五地还是要填吧点东西。不过,这些年倒真是有两件事,我还是能自豪一把地说,坚持下来了。


一件事是每周整理海外动漫产业信息,推出《动漫产业信息周报》。每到周末,就自己给自己留作业一般地去查阅英文的、日文的网站,然后遴选出重要的消息翻译、编辑、分栏目、排版。这个周报目前做了420多期,算起来有8年了,从2009年开始从未间断。


还有一件事就是写动画影评。我其实在高中的时候就是动漫论坛里小有名气的评论人了,后来还当了版主,每每看到网友留言说“还是喜欢in大(我的网名是inside)的评论”时,心里就会美滋滋的。后来论坛没落了,我就被时任时光网内容总监的王双拉到他的一亩三分地儿去写博客,第一篇就是对《功夫熊猫》的影评,登上了时光网的首页。王双说,我的影评里总是能有其他人看不到的一些点,我就全当鼓励地接受了,心里也美滋滋的。从那时起,我就坚持写动画影评。首先是自掏腰包去电影院看动画电影,因为我觉得只有在电影院里才能真正感受到电影的脉搏跳动。甚至几乎所有的国产动画电影,我也都是在电影院里去看的,除了那些一日游的影片我实在来不及看了的,也会想办法补上。但凡看了影片,总还是会有些感受的,有的多一些,有的少一些,于是就记录下来。林林总总几年下来,竟然写了300多篇动画影评。


当坚持到达一定程度,就会形成习惯,你也就能从一种痛苦中,逐渐体会到愉快。这种愉快是来自多方面的,一种是从对自己能够有所坚持的自我肯定中获得的快乐,一种是从这种铁杵磨成针后所必然形成的知识的积累、情感的积累、技艺的积累中获得的快乐。这些愉快是没有坚持过的人很难体会到的。


仔细想来,到底是什么支撑着自己能完成这么一两项坚持呢?它绝不会来自于任何金钱的刺激,甚至不是因为事业的需要,而是彻头彻尾地源于一种热爱的初心。我爱动画,虽然不会画、不会做,但是我爱动画。


正因为是热爱使然,所以我写影评从来没有收过1分钱。其实这本来没有什么可以大书特书的,就应该这样嘛。我甚至几乎不参加任何片方组织的看片会,虽然作为时光网、猫眼等平台的特约影评人,这种邀请还是挺多的,不过我都一一回绝了。有些片子的片方看到我给了好评,会联系我给点“润笔费”,我也都客气地拒绝了。这个东西就像毒品,沾了一次就很难戒掉,而且再也洗刷不清了。至今,无论是好评还是差评,当看到有网友在我的影评后面留言说,这是不是又是片方请来的水军的时候,我的心都会因为坦坦荡荡而觉得底气十足。


写中肯而客观的影评,特别是批评性的影评,会“得罪”人,但同时也会让你结交一些真正的朋友。在本书的荐语中,你能看到很多我“得罪”过的导演,但是我很感激他们会给批评过他们的一个影评人写推荐语。这种认可让我终身受用。所以,我最好的报答就是写出更多有见地的批评意见,把这种善意的“得罪”坚持下去。


我至今也不知道自己可以不可以被称为影评人。看到网上很多人都这样称呼自己,觉得这三个字有些廉价了,但同时看到一些网友所称道的那些真正的影评人的犀利、矜持、见地与启迪,又觉得这三个字特别神圣。我只评论动画作品,这能称之为影评人吗,我现在所写的东西,足够使我使用这三个字的称谓了吗?这是我时常自问的话题。影评人,既可以是自封的,也可以是他封的,但归根结底是自己对自己的一种自信和评价。问心无愧,常思进取就好。


我不是不会写学术性的影评,在这本影评集中也收录了一两篇我的学术一点的长篇幅的影评,分析镜头啦、画面啦、文本啦之类的,但显然我更喜欢散文式的影评。这时候,我往往会以情感为基点,抓住影片最触动我的那根弦,去反复体会它。加上那么一系列排比,写上那么一两句有着复杂结构的句式,但最终还是为了表达我作为观看者所体会到的、并且反馈出的情感。《甄嬛传》里有句话说,这么好的琴若无情致,岂不索然无味。动画的创作也好,评论也好,虽然也是在拼想象力,但最终还要落到情致上来。可以说是有多少人情,编多少剧情,懂多少人情,写多少影评。


如果说我写影评还有什么方法论的话,那可能得算是音乐影评独门大法了。有时候我会反复听着一段音乐来写影评。对于同样的一部影片,听不同音乐写出来的影评是不同的。不同的音乐会激发起个人不同的情感,从而更倾向于从影片中获得类似的情感共鸣。所以,听着命运交响曲去写《十万个冷笑话》的影评,或许也能写出鲁迅的感觉来。


如果说这么多年的动画影评写作过程中,有哪些事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其实还真是有很多。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有时候别人没觉得咋样的情节就能让我泪腺激发,至今我已经记不清在电影院里流了多少回眼泪了。不过有一次还是印象最深的。那是看一部韩国动画《鸡妈鸭仔》,感动得我可以用涕泪横流来形容,从影院里出来愣没敢坐电梯,直接走消防通道下的楼。当时我留意了一下,几乎所有的妈妈都哭了,但是小孩子却没什么太大反应,这是很有趣的一次体验。


还有就是当你发现了一部别人几乎没有注意的好片子并加以推荐时,你会有一种强烈的心理满足感。《少年毛泽东》就是这样一部影片,我为它写了一篇带有自省性质的影评。我们总是下意识地用先入为主的观念甚至是有色眼镜来看待事物,我们往往会像魔鬼一样失去客观地挑剔,而这时,那些真正纯粹而美好的东西就会像暮鼓晨钟一样让我们警醒,感受到渺小与卑微。


我还发起成立了动画影评俱乐部。有一堆小伙伴一起来谈动画,真是一件快事。我用做影评大赛活动的收入发起成立了俱乐部的公益看片基金,凡是俱乐部会员看了动画电影并写了影评,就可以从基金里报销电影票。几年下来也报销过万元的电影票了,有点小小的成就感。俱乐部里不乏一些个性非常鲜明的群友,你会感到就像看动画片一样能遇到各种各样的人,让你的生活都丰富多彩起来。


感谢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感谢我的母校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和一直给予我帮助的尹鸿教授,感谢为本书送来真挚寄语的导演和友人们,感谢我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和中国动漫集团的领导与同事,特别是庹祖海董事长,没有你们的支持,这本书是不会问世的。


以上为自序。


宋磊           

2017年7月于北京